徘徊在“三元針灸”公司門前的討債者 本報記者 李勇鋼 攝
  (上接A10版)
  嚴女士趕緊又撒謊說“醫生臨時有事,改天再去”。“我感覺自己成天生活在謊言里,那種累,別人根本無法體會。”說到這裡,嚴放聲大哭。
  當天在“三元針灸”門口,記者還遇到了一對來自西安西郊的、70多歲的老兩口。男的退休前是部隊的師職幹部,老兩口瞞著兒女將80萬借給了三元公司,原本想著吃利息湊夠100萬後就可以安度晚年了。但怎麼也沒想到錢剛借出去不到兩個月,“三元針灸”就出事了。
  年初,小兒子買房向母親借30萬,老兩口為難得幾晚上沒合眼。最後向做生意的外甥女借了30萬,現在兩人每月湊一萬元存銀行,準備分30個月還清借款。
  漫漫無期的等待
  許多討債戶心裡早已做好準備,只要能討回一半本金就謝天謝地了。5月5日,記者跟隨嚴女士、楊女士一行到“三元針灸”討債。此前,他們打探到消息,說“三元針灸”雖然老闆被抓了,但企業仍在生產運營。
  經過近兩小時的顛簸,一行人先去了趟三原縣公安局。因為當初“三元針灸”不能給大家償還集資款時,他們就是在這裡報的案。
  三原縣公安局經偵大隊一位負責人很熱情地接待了他們。這位警官說,案子如今已經由公安局移交給了咸陽市人民檢察院,據他們瞭解應該已經到法院階段了,而且一審已經開庭。具體案情讓他們去詢問咸陽市中院。
  從公安局出來,幾個人直奔路線再熟悉不過的“三元針灸”。結果企業大門緊閉,見有陌生人來,鐵門裡的兩隻狗汪汪直叫。
  “三元針灸”的鐵門上掛著一個紙牌,上面留著一個手機號碼。幾個人於是撥打這個手機號,說是來買針的。不一會來了一個老頭,說自己是看大門的,要買針打另一個電話。電話打通卻一直沒人接,在“三元針灸”門前轉了一圈沒人理,幾個人只好往咸陽趕,因為警察告訴他們案子已經一審開庭了。在街邊的一個小攤上吃了幾碗麵皮後,幾個人又趕往咸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幾經聯繫,負責該案的法官倒是很客氣地接待了他們。
  幾個人向法官提出,想和“三元針灸”法人代表雷某的家屬談談。法官當場撥通了雷某兒子的電話。但電話里對方態度顯得不怎麼積極。這讓幾個討債戶很是失望:這些人對法官都這個態度,何況對我們老百姓。
  問起一審開庭的情況,法官答覆說,案子有幾個證據鏈不完整,部分案情已經退回三原縣公安局補充偵查了。問三原縣公安局的補充偵查幾時能回來,法官說法律規定補充偵查時限為兩個月內,送過去已經一個月了。
  安慰了他們幾句,法官勸他們回家繼續等消息。走出法院大門,幾個人開始埋怨三原縣公安局經偵大隊的警官沒給他們說實話。但埋怨歸埋怨,有什麼辦法?
  回西安的路上,車子里的氣氛有點沉悶,幾個人已經沒有了前往時的七嘴八舌。
  百無聊賴之際,楊女士在自己的微信空間里發了這樣一則“懸賞”:茲有陝西三元現代針灸器械有限責任公司欠我集資款33萬元(本金),如有人能幫我討回,願五五分成酬謝。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但五分鐘不到她又刪除了,她越想越覺得丟人,不想讓太多熟人知道。“當年錢放給他們,第一次的利息是他們業務員送到家裡來的,可乾脆了,上門還帶著水果哩。”楊女士自言自語。
  (原標題:漫漫討債路(圖))
創作者介紹

枕頭

ta70tazp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