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記者 譚旭燕 實習生 彭玲 長沙報道
  1989年,18歲的長沙青年張地緣考上湖南輕工業學院的工藝美術學專業,他當時的學費和住宿費加起來是700元,而同校非藝術專業的學生學費僅僅需要200元;眼下,對正在湖南某民辦高校念會計專業的學生向紅江來說,他的學費加上住宿費每年12000元。
  從1989年到2014年,過去20多年的時間里,什麼價格上漲速度最快?大學學費位列其中。20多年前,大多數學校專業的大學學費只有200元,如今幾乎都已經衝上5000元大關,是原來的25倍,遠遠高於同期城鎮居民人均年收入增長速度。驚人的數字增長背後,有著哪些難以承受之重?
  70後 700元學費背後的成長軌跡
  1985年高校開始計劃外招生,從此開始實行高等教育收費雙軌制,對部分自費生、委培生和定向生收取學費。1989年高等教育實行收費,但是基本上只是象徵性地收200元,但這依然邁出了高等教育收費的關鍵性一步。
  1989年,18歲的張地緣考上了湖南輕工業學院的工藝美術學專業時,正好趕上了高等教育拉開收費的大幕。拿著學校的錄取通知書,張地緣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開心。因為700元每年的學費和住宿費對一個普通家庭來說是相當高的。
  “我父母的工資在當時是大概100元左右每月。加起來年總收入是大約2000元。而當時我的學費就要700元,再加上每個月大約70元的生活費,我每年要花費約1300元錢。這就相當於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二了。”張地緣說。
  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從大二開始張地緣就和同學一起幫一些廣告公司做一些路邊廣告牌的設計。每個月大約能掙十幾塊錢,這些錢就用來補貼生活費。
  “我的父母都是老師,在當時來說收入也還可以。所以在高中時期我總是無憂無慮,可是自從上了大學之後父母時常會為了我的學費和生活費犯愁、省吃儉用。所以在上了大學之後我也漸漸地開始懂事了。”張地緣說,700塊的學雜費,讓他開始明白生活的不容易,也讓他從打工中開始成長起來。
  1996年至2000年,並軌招生推進,高校學費開始增加。2000年,一直由國家“全包”的師範專業也實行了收費上學,各地高校收費標準猛漲,普遍提高15%左右,有的地區提高20%,學費超過4000元。
  80後 中斷學業,外出打工攢學費
  80後大學生唐雪妮談起自己上大學的經歷,表示終生難忘。今年,唐雪妮已經從浙江麗水學院文學院漢語言師範專業畢業三年了,讀書時,她所在專業的學費是3600元每年,住宿費是1200元每年。
  2008年9月,唐雪妮從郴州一中畢業考入了浙江麗水學院。她生長在一個單身家庭,初中、高中的學費以及生活費基本是靠姑姑給。大二那年,姑姑家出了一些變故,從此之後唐雪妮的學費、生活費都得靠自己來解決。
  進入大三的那年,開學之後仍交不出學費,也沒有了生活費來源,無奈之下,唐雪妮只好在學校打了休學證。那一年10月份,她來到了廣東一家電子廠工作。每天上班12個多小時,每個月拿著3000多塊錢的工資。
  在堅持了將近10個月後,唐雪妮又回到了學校,依靠她在廣東的工資交了學費。
  “那一段時間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我也曾經想過要放棄。可想著自己體弱多病的父親,以及30多歲仍未婚的哥哥,我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唐雪妮說。
  90後 入學負債:國家的、親戚的
  在大多數人眼中,90後都是幸福、幸運的一代,但提到學費,90後大學生向紅江長嘆一口氣,感慨很深。
  向紅江出生在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之家,父母僅僅依靠在家種地,農閑時去縣城做一些零工供他上大學。而他從初中時就開始寄宿在學校。
  2010年9月,18歲的向紅江成為湖南某民辦高校經濟管理系的一名新生。大學伊始,為了節約車費,他獨自一個人從湖南省湘西自治州保靖縣拖著一個行李箱來到了長沙。
  帶著父母給的3000多塊錢現金,以及從生源地貸款的6000元的貸款憑證,瘦小、皮膚黝黑的他來到了新生報道處。可事實上,他身上所有的錢加起來也不足以繳納一年的學費。就他們專業而言,每年的專業費是11200元,住宿費800元,再加上第一年的軍訓費、保險費等,他身上的錢遠遠不夠。他找到了當時的輔導員老師,在他百般的說服之下,輔導員老師給他打了一個證明,又在苦苦等待了約三小時後,經學校領導蓋章之後他才能順利地入了學。
  如今已經快要大四畢業了,迴首四年的大學生活,向紅江感嘆道:“大學四年裡我總共花費了近8萬元,為了供我上大學家裡貸了24000元的國家助學貸款,跟親戚借了一部分,再加上學校的獎學金、助學金,以及平時自己利用空餘時間、寒暑假時間去兼職總算是讀完了大學。”
  大學里向紅江做了無數類型的兼職,服務生、促銷員、家教、舉牌員、發傳單等等。平日周一至周五他會去學校附近的一家飯館當服務生,每天中午2個小時,晚上三個小時,一個小時7塊錢。周末或者其他節假日就會去發傳單、促銷。
  此前曾有數據顯示,我國高校在校貧困生的比例為20%,約240萬人。特困生約為5%至10%,全國約有160萬人。對於這些特殊群體來說,“巨額”的學費以及生活費都使他們的大學之路充滿荊棘。如今隨著高考改革的推進,越來越多的政策在向貧困生、農村生傾斜,在這個基礎上,學費是否也會產生實際意義上的鬆動呢?
  [專家訪談]
  可以考慮適當降低貧困生學費
  瀟湘晨報:物價在漲,在所有生活開支中,學費成為增長最快的一部分,這合理麽?老百姓應該怎麼看待這種增長?
  儲朝暉(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教育專家):大學學費的收取到底合不合理這個不能一概而論,因為這肯定是跟當時的經濟條件相關的。對很多普通老百姓來說,高額的學費對他們來說肯定是難以承受的。越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他們的教育條件可能會更低,這樣一來他們考上高等院校的可能性就會越小,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不公平的。
  瀟湘晨報:雖然當下有不少助學政策,但是學費還是成為不少寒門學子求學路上的攔路石,一些大學生一畢業就背負貸款,您怎麼看待這個現狀?
  儲朝暉:這個問題是現在普遍存在的問題,國家現在也考慮到了這種情況,所以在不斷提高助學金的比例,以及增加獎學金的種類。對於制定學費標準這一塊學校是無權的,只能是省政府和物價局的調控。我覺得政府可以考慮針對貧困生適當降低學費標準。
  瀟湘晨報:如果你可以敲定大學收費,你會怎麼做?會體現怎樣的宗旨?
  儲朝暉:現在的高等教育所體現的仍是“精英教育”,我覺得大學教育更應該體現的是一種大眾化教育。也就是說應該像初中、高中教育一樣更加普及,讓更多的人能夠接觸到大學教育。  (原標題:從免費到動輒上萬元 20多年大學學費一路飆漲)
創作者介紹

枕頭

ta70tazp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