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大批警力全力圍捕殺警越獄最後一名逃犯
哈爾濱看守所脫逃人員僅李海偉被抓

直升機空中巡邏查找高玉倫行蹤
  千人出動“老虎突擊隊”首次集結
  中秋夜圍山搜捕高玉倫
  武警們一天的工作是從凌晨開始的,自從9月2日以來,全天候24小時的搜索工作讓他們分不清白天黑夜。
  這個中秋,他們在追捕高玉倫的大山裡度過。月圓之夜,這是他們的第7夜守候。這晚,是黑龍江武警部隊較大一次的搜捕行動,也是該部隊享譽盛名的特戰突擊隊"老虎突擊隊"首次集結的時刻。
  同一個夜晚,同一輪圓月,在這個萬家團圓的日子里,搜捕越獄逃犯的武警們又是怎樣度過的呢?《法制晚報》記者深入一線採訪。
  手持鐮刀高玉倫現身山中
  9月8日16時30分許,武警將哈爾濱延河鎮青川鄉附近的一座山團團包圍。村民提供線索稱,黑龍江殺警越獄案最後一名A級通緝犯高玉倫出現在該山。
  通往這座山的路被擠得水泄不通。在山腳下,停滿了各種車輛,除了武警和警方的車,不少其他村的村民駕車前來看熱鬧,山腳下儼然成了一個停車場。
  一時間,警笛聲響起,山上的警犬發出狂吠聲。
  越來越多的武警往山上集結。在通往山上的泥路上,警車閃著紅色的尾燈一輛接著一輛,綿延匯聚成一條紅色的車流。一路上,每相隔10米就有一名拿著棍棒的民兵在路邊守著,每個路口都有車輛,直升機也在空中盤旋。
  晚6點,山上的武警開始布點蹲守,五步一崗,十步一哨。來自搜捕隊伍的說法是,警方接到村民提供的線索,發現高玉倫的行蹤,當時高的手裡拿著鐮刀。
  武警開始警戒封控,戰士們搜索的間隔是5米,警戒的間隔是10米。山被圍了整整一宿,戰士們都在戰備狀態中度過。
  晚7時許,《法制晚報》記者看到,參與搜索的武警開始下山清點槍彈。武警戰士表示,這座山太大,搜索難度也相當大,"即便上萬名警力都難以搜遍這個村,更何況現在只有上千人"。
  多位武警告訴記者,"每一次收到有高玉倫的線索,大家都非常激動,很期待他的出現"。
  截至記者發稿,圍繞這座山的搜索仍然在繼續。
  三米一人連續第七夜蹲守
  夜幕降臨了,山附近村莊的村民漸漸離去,萬家燈火亮起,村莊門口的玉米地一片漆黑。
  晚8時許,武警們鑽進興隆村的玉米地,將原本密不透風的玉米地分隔成一條兩米寬的通道,每隔三米一人,一動不動地蹲點。從2日晚上10點開始至今,這已是第七夜蹲守。這些天,武警每天只休息兩三個小時,休息也和衣而卧,隨時待命,這個中秋夜也不例外。
  夜越來越深了,整個村莊陷入了寂靜當中,只有田野里蛐蛐的叫聲。搜尋的武警早已埋伏在山的周圍,沒有一絲動靜。夜幕下的村莊靜悄悄,也沒有半點光亮,遠處不時傳來狗叫聲,瞬間又陷入沉寂。
  蹲守的戰士們嚴陣以待,屏住呼吸,註意著任何風吹草動,靜待高玉倫的出現。
  這是一支負責搜索的隊伍,白天他們根據公安提供的情報在山林地、村莊、農田裡搜,晚上也不例外。而配合他們搜索的是民兵,每個村有30至50名民兵,都是來自附近村裡的壯年男子。
  在參與抓捕逃犯的隊伍中,有一支特別的小分隊:老虎突擊隊。據武警方面介紹,雖然在抓捕李海偉和王大民時也有老虎突擊隊的身影,但前幾次的抓捕,都是隊員分散在各個戰線中,今天抓捕高玉倫的行動是這個隊伍首次集結。
  “所以說,高玉倫這次能被成功抓獲的希望還是比較大的。”武警黑龍江總隊二支隊的一位工作人員說。
  整座大山被包圍了之後,這些搜索小組分頭搜尋各個山頭。警車將武警們送到山腳下,他們奔跑進山布控、搜索。戰士們搜索的間隔是5米一個人,在山林中悄悄前進,就這樣,每個山頭他們都這樣搜索。
  6名武警、5名特警、4名民兵以及一個嚮導,組成了一個巡山小組。多個小組分散在山裡的各個山頭。
  一個山頭搜索結束之後,這個小組下山,進入下一個山頭。然而,這座大山範圍太廣,武警們一個晚上換了多個山頭,仍然沒有搜完所有的山頭。
  儘管是中秋,月亮卻躲進雲層里,周圍一片漆黑。這一夜,武警們換了多個山頭,在搜索高玉倫的大山中度過。
  中秋之夜執勤武警細雨中吃泡麵
  據介紹,武警們是24小時布控和搜索,他們的保障方式是自行保障和地方保障相搭配。武警吳志(化名)今天早晨4時跟了一組給養車到取飯點(一般都是村委會)取飯,這一天戰士們的早餐是粥、饅頭。
  領完餐飲之後,從布控點送到封鎖線里給值班武警,他們在崗上吃,然後給養保障兵去村屯。而對於那些機動組的戰士睡眠和吃飯是不固定的。
  有部分武警負責警戒封控,他們的站崗只能等到換班時才能離開。這個中秋他們只吃了兩頓飯,早餐和晚餐。每兩個武警站一班崗,當餐飯送來的時候,一個人蹲下迅速吃完飯,另一個繼續堅守,然後輪流。
  有時,有緊急任務,戰士們拿到盒飯時,已經涼了。他們只能吃戰備食品,單兵戰備食品包括四塊壓縮餅干、兩塊牛肉熟食、一包鹹菜、一包功能飲料沖劑。這個中秋的正餐,很多武警都是這樣吃的。
  這一天的伙食跟以往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每個士兵分到了五塊月餅,忙起來想不起今天是中秋節,“只想到搜索目標”。一位武警說。
  直到晚上8點50分左右,休息時分,天上下著綿綿細雨,夾雜著刺骨的北風,帶來絲絲寒意。一批在路邊守候的武警端起泡麵,大口大口地吃,“好吃好吃”。戰士們說。這是他們的晚餐,而另一些戰士,並沒有吃晚餐。
  追凶線索高玉倫專挑深夜逃竄
  這次的圍山線索來自9月6日夜裡的那起盜竊。
  延壽縣青川鄉何福村唐家屯的一家小賣部被人偷了,第二天店主發現少了兩瓶飲料和半瓶啤酒,帶走七袋月餅、兩大袋餅干、十餘瓶小瓶白酒、兩包香煙,一床薄被和一件棉襖。讓店主不解的是,店里的桌上留了120元錢。店主懷疑是高玉倫,因此報案了。
  武警第一時間趕赴現場,在何福村一帶進行了整天搜尋,並沒有發現高玉倫的任何蹤跡,武警一位負責宣傳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沒法確認那個盜商店的人是高玉倫,因為那天晚上商店里一個人都沒有,具體情況有待進一步核查。
  第二天,警方就將目標鎖定在了一座山周圍。武警們從昨天下午開始圍守這座山,搜索高玉倫的身影。
  天公不作美,昨天下了一天的雨。崎嶇的山路,泥濘不堪,凹處積滿了雨水。因為夜間行軍不允許開手電,不少武警的鞋子都踩到水坑裡,浸透了。他們的褲管上堆積了厚厚的泥巴,已經看不出褲子的底色。
  一聲令下,搜山的戰士們開始往山下跑,他們準備換個山頭,繼續搜索。這個夜晚,他們輾轉在一個又一個山頭。
  這一夜,又註定了無眠。據現場工作人員介紹,掌握高玉倫行蹤都是在晚上,他們都非常期待高的出現,“我好想回家了……”一位現場工作人員說。
  一位參與搜捕的工作人員表示,這些天以來最深的體會是高玉倫太狡猾了,都是在深夜逃竄,並且野外生存能力極強。另外,高玉倫對當地地形瞭如指掌,據說他閉上眼睛都能分清每個山頭。
  這一天的行軍,由於淋雨了,幾乎每個中隊都有一兩名感冒的。有2名隊員的老婆要生孩子了,都堅持在一線搜捕現場,沒有絲毫怨言。本版文/記者鄒艷攝/法制晚報記者楊益
  昨晚中秋之夜,特戰隊員搜尋完一個山頭後乘車趕赴另一個搜尋地點
  特戰隊員深夜蹲守玉米地,輪流吃飯
創作者介紹

枕頭

ta70tazp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